振东制药连续三年收到年报问询函 多个大类品种销量下滑
蔡俊 2022-05-13 来源:投资者网
今年4月,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回复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。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,深交所曾连续就上期年报向公司发出问询。

今年4月,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振东制药”)回复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。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,深交所曾连续就上期年报向公司发出问询。

从振东制药披露的回复看,一些供应商、大客户的名单披露并未完全充分。同时,预付款名单里的企业也存在蹊跷。

而论业绩,振东制药的个别大单品虽然销售额不错,但大类品种的销量却不尽如人意。不过,公司在同期以58亿元转让了一家子公司,该笔交易为其“带来了丰厚的财务回报”。

多个大类品种销量下滑

2021年,振东制药营业收入50.93亿元,同比增长5.07%。其中,医药生产销售、药材种植分别占比89.94%、8.62%。同期,医药生产销售的收入为44.41亿元,同比仅上涨1.86%。

对此,振东制药在2021年报中表示,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、舒血宁注射液、西黄丸等主要产品在报告期内保持快速增长。其中,达霏欣实现销售额3.03亿元,舒血宁的销量近4000万支创新高。

不过,个别大单品的增长不能掩盖其他大类品种的销量下滑。报告期内,振东制药的丸剂、胶囊、片剂、颗粒剂等药品销量均分别同比下降18.8%、56.87%、16.35%、2.39%,仅针剂的销量同比上涨,达到12.66%。

多个大类品种的销量下滑,一定程度上造成库存增加。2021年,振东制药库存商品的账面余额为5.03亿元,对应减值准备945.2万元;2020年,该账面余额为3.89亿元,对应减值准备862.2万元。

以丸剂为例,同期该品种的库存量同比增长74.57%。振东制药表示,生产丸剂的子公司五和堂制药为了不浪费原包材,在年底进行了集中生产。2021年,五和堂制药营业收入0.39亿元,同比下降37.1%。

对此,记者就生产计划、库存商品的计提是否合理等问题向振东制药求证,公司方面表示:“公司根据市场环境以及自身经营情况制定相应的生产经营计划,相关计划具有合理性。”

一边是大类品种的销量不如意,另一边,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也水涨船高。

2021年,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为22.7亿元,同比上涨2.17%,占营业收入的44.56%;其中,服务费、市场运营费合计为15.7亿元,同比上涨12.54%。

报告期内,振东制药通过学术推广整合市场资源,开展了临床研究和学术活动。同期公司进行多个推广活动,如达霏欣之夜、顶上夺冠晚宴,且近些年在多地开展芪蛭通络胶囊临床试验成果推广会。据《振东河南学术》公众号信息,其中,在郑州举办的推广会,邀请到了如河南省人民医院、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、河南电力医院的医生、教授等专家参会。

大健康产品的推广活动,一向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。深交所在问询函中,要求振东制药补充服务费、市场运营费的具体细节,包括业务性质、金额、支付对象、是否存在关联等。对此,振东制药在回复函中披露了相关科目的金额,但未公开具体的供应商名单。

而关于两个科目的供应商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,振东制药披露服务费中有一家存在关联,金额达3778.11万元,内容为电商推广,但没有披露供应商的具体名字。

实际上,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问题不是第一次被监管层注意。

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,深交所就上期年报向振东制药发出了问询函,其中也包括了销售费用问题。对此,记者就相关问题向振东制药求证,公司表示:“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进行信息披露,公告内容符合相关要求。”

神秘的受让方

深交所的关注点,远不止销售费用。

2021年,振东制药向前十大供应商采购超8亿元,占全年采购总额的30.1%。就此,深交所要求公司报备近三年前十大供应商的名单,对应交易金额及占比。回复函中,公司披露了金额和占比,但没有公开具体名单,并表示因集中采购、中药材业务增加等原因,同期前十大供应商变动了6户。

虽然大供应商的名单不得而知,但振东制药在回复函中,还披露了17家账龄一年以上、金额超50万元的预付款企业名单。从资金性质看,预付货款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。

其中,该名单中金额前两位的分别是“长治市思农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”(下称“思农合作社”)、“周海琦 2019”,预付金额各自为520.31万元、429.9万元。企查查显示,思农合作社成立于2019年,注册资本100万元;而周海琦的信息,振东制药在公告中没有披露更多。

对此,记者就与思农合作社超500万元的交易是否合理、“周海琦 2019”的披露信息是否准确、预付货款的对象是否为供应商等问题,向振东制药求证,对方表示:“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信息披露,公司与‘周海琦 2019’、‘长治市思农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’不存在关联关系。”

另一方面,深交所除了关注振东制药的供应商,也要求公司补充大客户的信息。与供应商类似,振东制药没有公开大客户的具体名单,但从应收款的明细看,存在下游经销商向其返利的行为。

根据回复函,振东制药披露了17家金额超100万元以上的应收款企业名单。从资金性质看,上游返利是其中之一,涉及到了康恩贝的子公司浙江英诺珐医药有限公司(下称“英诺珐医药”)、石药集团泰州果维康保健品有限公司、哈药集团营销有限公司、九芝堂等。其中,英诺珐医药的金额为239.71万元;截至今年4月,振东制药收到该企业的期后回款204万元。

对此,振东制药向记者表示:“上游返利为根据协议达到规定销量后,应收的商业返利,不存在逾期或无法收回的情形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振东制药以58亿元出售了全资子公司北京振东朗迪制药有限公司(下称“朗迪制药”)的全部股权,受让方为上海方朗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上海方朗”)。

企查查显示,上海方朗的唯一股东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投资平台Velvet Holdings。2016年,振东制药以26.5亿元对价收购朗迪制药,因此在回复函中,其表示本次出售“带来了丰厚的财务回报”。对此,深交所问询了朗迪制药股权转让的收款情况。振东制药表示,上海方朗还有4.47亿元余款尚待支付。

公告显示,上海方朗成立于2021年8月,是专为本次交易新设立的平台,Velvet Holdings的股东为方源资本(亚洲)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支投资基金;而方源资本的管理规模近80亿美元,重点领域包括医疗健康、消费产品等。方源资本在官网上披露,其投资过猫眼娱乐、360金融、老百姓等企业。


新闻财经 财经股市新闻 每日财经新闻

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  •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微信公众号

  •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官方微博

  •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理财师微信号

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,0%的人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