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亿昆钢惊现窝案!云南省纪委同时查处留置31人,数量创下全国纪录!
2021-04-15 来源:泰科钢铁
云南省纪委监委同时发布5份通报,包括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昆钢集团”)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杜陆军,党委常委、副总经理李平,副总经理和智君,原总经济师、副总经理白保安,昆钢集团多家全资或控制参股公司负责人及普通职工等19人接受纪律审查与监察调查。此外,还有云南多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以及管理人员等共计12人因涉嫌行贿,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云南省纪委监委同时发布5份通报,包括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昆钢集团”)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杜陆军,党委常委、副总经理李平,副总经理和智君,原总经济师、副总经理白保安,昆钢集团多家全资或控制参股公司负责人及普通职工等19人接受纪律审查与监察调查。此外,还有云南多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以及管理人员等共计12人因涉嫌行贿,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纪检监察机构同时审查调查并留置31人,数量之多在全国尚属首次。

董事长、副总、厂长、车间工人,昆钢集团19人被查

昆钢集团官网显示,始建于1939年2月的该集团,是由云南省国资委直接监管的省属大型国企。2019年,该集团的营业收入超过1200亿元。

2019年8月9日至10月9日,云南省委第三巡视组曾对昆钢集团党委进行了巡视。当年11月14日,云南省委第三巡视组在向昆钢集团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,该集团落实党管干部、党管人才要求不到位,干部选拔任用不规范。落实全面从严治党“两个责任”不到位,违纪违规问题严重,党委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;纪委履行监督责任不够有力;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仍未完全杜绝;风险防控体系不健全,重点领域廉洁风险突出,工程建设管理混乱,违规违纪问题严重等。

被查的昆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杜陆军,还在当天的反馈会议上做了表态。公开履历显示,1970年12月出生的杜陆军,男,1993年7月参加工作后一直在昆钢集团工作。曾任昆钢集团副总会计师,总经理助理、副总会计师,财务总监,党委常委、副总经理、财务总监,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、副董事长等职。2019年4月至被查,任昆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

与杜陆军同时被查的两个现任副总经理,也一直在昆钢集团任职。1963年11月出生的李平,男,1983年8月参加工作,历任昆钢大红山铁矿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、大红山铁矿副矿长,昆钢集团总经理助理、玉溪大红山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。李平于2010年12月至被查,任昆钢集团副总经理。

1968年7月出生的和智君,男,1990年8月参加工作,历任昆钢红河钢铁有限公司、武昆股份公司、玉溪新兴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、董事长、党委书记等职。和智君于2016年5月至被查,任昆钢集团副总经理。

01.重磅官宣

4月14日上午,中央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,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昆钢)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杜陆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,昆钢两名副总经理李平、和智君主动投案。

除了两个现任副总经理,昆钢集团原总经济师、副总经理白保安也被查。根据可查询到的公开资料显示,白保安也长期在昆钢集团任职。在昆钢集团现有的领导团队架构中,已不存在总经济师一职。

除了董事长与3个副总经理,剩下15个接受审查调查的昆钢集团管理人员及员工,都来自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或者控股、参股公司。如,昆钢集团全资子公司、云南昆钢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应东;昆钢集团全资子公司、云南省物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连坤,副总经理杨煜林;昆钢集团全资子公司、红河钢铁有限公司炼钢厂原厂长段红军,以及连铸车间普通职工李东;昆钢集团控股50%的云南水泥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瑜等。

并非云南省纪委监委首次同步留置行贿人员

除了昆钢集团19人接受审查调查,还有云南多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以及管理人员等共计12人因涉嫌行贿,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包括,云南山之星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卫红及管理人员苗留虎、何萍、邓亚波,昆明荣立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傅立荣,云南金铁特贸易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代习斌,云南新欣物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强卫东,安宁中盛商贸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秦永明,大理铿泰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赖杨涛,蒙自铿实墙体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壮,云南天天向上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卫,宜良县狗街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付任良等。

这并非云南省纪委监委首次同步留置行贿人员。上月初,该省纪委监委发布昭通市彝良县委书记姚勇违纪违法案件时,还同时发布4个关联涉案人员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。通报显示,4人中,除姚勇的妻子、司机、下属外,剩下一个为涉嫌行贿的当地某工程建设公司负责人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第二十二条规定,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,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,仍有重要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,并有涉及案情重大、复杂的;可能逃跑、自杀的;可能串供或者伪造、隐匿、毁灭证据等情形之一的,经监察机关依法审批,可以将其留置在特定场所。第四十三条还规定,留置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。在特殊情况下,可以延长一次,延长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。

行贿与受贿相伴而生,受贿行贿一起查,才是对腐败的零容忍。对此,某地纪检监察机构审理室负责人此前曾表示,办理公职人员违法违纪案件时,同步留置行贿人员,对于多笔行贿或者多头行贿等案件,有了足够的时间突破口供、固定证据,防止串供和证据灭失。


经济类新闻 金融理财新闻 股市财经新闻汇报

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  •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微信公众号

  •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官方微博

  •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

    高幸投资
    理财师微信号

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?已经有9人表态,78%的人喜欢